2006/03/27

遠方 5

「到家囉。」
我抬眼,這才發現車子已經停在我住處樓下,『噢。』我連忙解開安全帶,他像有什麼想說、又不知道如何開口那樣的看著我。
「妳從剛剛就一直想些什麼啊,好幾次我還以為妳睡著了哩。」說著伸手撥弄一下我的瀏海,然後哼的笑出聲。
『是真的差一點睡著。』我騙他。發現自己居然因為她要回來了而睡不著,我更加的不可能睡著了。

直到天亮,我們什麼也沒說的繼續看著完全看不進劇情的電影。我說想回家一下,他說他開車送我。好想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會不會也只是想知道我在想什麼、這麼單純。或者他在想,該怎麼收拾殘局,才可以不傷和氣。

「想睡的話就睡嘛?」他順著我的話答腔。
『不好意思啊。你被我吵醒沒得睡,還得送我回來。』或許這種時候最不應該這麼作,但就是會莫名其妙的刻意疏遠。
「沒關係啊。」他這麼說著的時候,看起來卻好像在真的沒關係和其實只是不在乎兩種選項間猶豫著。那是一種偽裝,還是……,噢,我不要再想下去了。
『都這麼熟了喔?』這是我們共同的口頭語。
「就是說啊。」而這是標準答案。好像秘密口令那樣。
『謝謝。』我側著身向他、微微作鞠躬狀。打開車門。
他愣了一下。
我半個身子已經出了車門,他伸手輕輕抓住我的左手腕,「要不要等一下再來載妳?」
我又坐回車子裡,對著他笑:『不用了啦。』
「噢,那好吧。待會辦公室見。」左手握著方向盤,鬆開了的他的右手好像有點尷尬的搭著排檔桿。

我一直覺得車子跟廚房類似,是非常個人專屬的空間。所以我從來不曾企圖搞懂他的汽車音響怎麼操作,回數票又收在哪裡。他有陣子熱中於採買各種內裝配件,偶而問我哪個好?我通常也只是附和他的喜好。我的品味化成有形體的物品存留下來當然是不被允許的。

對於我和他之間,我唯一一個單純的願望,便是要這麼不著痕跡。這麼不著痕跡的不被他忘記。

我下了車,輕輕關上車門前,他說「不要遲到喔」的聲音,莫名其妙地觸動到某根脆弱敏感的神經。
『嗯。掰掰。』
門關上,透過車窗他抬手示意。
我目送他把車子開離巷口,轉身低頭要從包包裡找出鑰匙開門,卻發現自己的手在發抖。不,我全身都在發抖。我再也撐不住就這麼蹲下緊緊圈住自己,如果不這樣的話恐怕我就要散開了。


::未完待續::

::遠方 1 2 3 4::

5 comments:

Peggy said...

噢...會不會太灑狗血了一點啊??

克薇 said...

我覺得剛好而已真的
說不出來的啊 反正就很喜歡唷 *跺腳*

Peggy said...

真的嗎真的嗎
灑的剛剛好的狗血啊...

Anne said...

很好看, 期待續集喔.
你的文章都很棒.

Peggy said...

Anne,
(激動)哇真是太好啦!!!
謝謝妳
以後也請繼續捧場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