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31

遠方 1

睜開眼,屋裡一片黑暗。伸手抓來鬧鐘,還不到四點。怎麼會這麼突然從無夢的睡眠中醒來?想了一陣才意識到喉嚨好乾,悄悄爬出被子。

我站在冰箱門邊一口氣喝完一杯水,又倒了另一杯走回床邊,他還以同樣的姿勢睡著,一點沒被我驚擾。我坐在床緣看著他安穩的睡容,一面喝水一面試著回想,那丟失了日期的第一次見面,他所穿的衣服所說的話。應該算是有緣吧?如果兜了一圈還是又遇見。



『請問……』他的腦袋從門邊探進茶水間。
沖著那天的第二杯咖啡的我,因為前晚睡的很遲而有些恍惚,手一滑,還沒加奶精的咖啡灑了大半杯。
『啊,小心。』他見狀趕緊走近,接過我的杯子。
我抓了幾張紙巾,蹲下來抹了抹地面。還好沒有弄髒衣服。他好像有些抱歉,又有些尷尬地枯站著。
「我昨天沒怎麼睡,」我試圖安撫眼前這個陌生的同事:他穿著NIKE跑鞋,刷白牛仔褲,巧克力色的POLO杉。
『噢,失眠嗎,我也常常會耶。』他說著撇嘴笑了笑。
我站起來,把紙巾丟進垃圾筒,「你剛要問什麼,找人嗎?」
『嗯,對啊。』他報了那人的姓名。
我給他指了路,看著他手上我的杯子。
『啊,妳的杯子。』他忙遞還給我,『謝謝……。』
「不會!」我微笑目送他倒退著走出茶水間。



我把剩下的半杯水放在床邊桌,鑽回被窩的時候他醒了,正打算開口說吵醒你啦?只見他往我這邊挨近了點,又蜷著身子睡著了。

他說他是很不好睡的人,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床上,即使睡著了、睡再久也只是覺得更累,更別提那些睡不著的晚上了。「所以出差真的很痛苦」,他說,也因為這樣很少旅行。
「她很愛到處玩,可是我沒辦法陪她,住在外面最多就兩個晚上,第三天我就會累死,真的。我不是不愛玩,埃及新疆印度我也想去啊,可是覺也不能不睡。」看旅遊生活頻道的時候,他突然說,一邊有意識或無意識地一下又一下輕拍我的左掌心,好像在哄撒嬌的小狗。
我轉頭看他,他笑容裡透著一絲無奈,我告訴自己,那成分是很微小的。我輕握他的手掌,總是非常暖的手掌。他淺淺的回握。
『她現在在哪?』女朋友決定自己雲遊四海去了。
「澳洲吧。因為有親戚在那邊所以待的久一點。」他開始抓著我的手去拍他自己的大腿。「不是雪梨,是……,哪裡呢?」話都還沒說完,電話就響了。
當然是她。

我收回我的手,走去冰箱拿了啤酒和兩個杯子。


《修改於2005.11.28》

3 comments:

kolong said...

故事寫的很好
跟我目前的狀況很像
看了覺得很心酸...

kolong said...

期待你的下一篇

Peggy said...

kolong,
謝謝你!!
讓我頓時信心大增
我會好好加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