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01

遠方 3

自從茶水間之後,我只在電梯裡見過他幾次,卻連眼神都不曾交換。過幾個月我換了一間性質類似、但規模要小得多的公司,離職前把這些日子發生的大小事回想一遍,茶水間那個沒有業務交集的男生啊,沒能認識他算不算可惜呢?誰知道到了新公司,他就在和我背對背的座位坐著。
想想上一次在電梯裡見到他也好一陣子了,我試著問他上一間公司的事。
「對啊,我也是從那裡『畢業』的。」他就這麼一語帶過。但是我幾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認得我,也知道我認得他。



下星期六的飛機啊。我盯著天花板,再也不能更清醒地醒著。現在是星期四的凌晨四點,幾個月來我第一次對她感到嫉妒:她竟然可以這麼風一樣的來去自如。我其實不知道她為什麼離開,又為什麼放得下心離開。在我身邊呼呼睡著的這個男人,骨子裡還是個怕寂寞的小孩。要有人睡在伸手可及的範圍裡,他才不會失眠。

他說從小時候就認識她了,就像很多一起長大的朋友一樣,彼此的性情如何都摸得太透了,所以一直沒有在一起。她跑了大半個地球回來後,只因為她一句「好像還是你最好」,決定在一起。在一起不到一年,她就說要出去把剩下的半個地球也跑完。

『她決定了什麼通常不是我改變得了的。』當我問他為什麼沒有阻止她時,得到了這個意料中的答案。

每到一個新的城市她會寄明信片,平均兩天裡會打三通電話,因為她流浪的生活裡電腦和網路都不是基本配備,所以沒法MSN。「反正我只要一通電話就找得到你了」,多麼自信又霸道,而且千真萬確。有時候我就在旁邊,即使我不在他也樂於把她的流浪當作稍晚的話題。她在埃及吃了什麼,在希臘又認識了什麼人,我大概都知道一些。他握著我的手跟遠在10幾小時飛行距離外的她說,『沒有啊,我哪有不專心』,我時常搞不清楚到底他想要欺騙的自己或是對方。

從牙刷,衣服,到書和CD,我一點一點滲入他的日常生活,可是我一點也沒想要取代誰。她離開太久,久到養出我和他之間的默契,但當我一回神已經是這樣了,這讓我對時間長短的衡量感到錯亂。一切都太自然、以致於一點都不自然。我從開始就知道,這段插曲遲早會到該結束的時候。他的心還為她空著,而她就要回來了。

我放棄再睡,輕手輕腳來到客廳,遙控器按開電視,畫面還停留在他剛剛看棒球轉播的體育台,只不過那場球早就播完了,現在播的是他從來不看的高爾夫球賽。我隨便轉著頻道,一台換過一台,最後轉累了就這麼停在HBO,一部不知名的演員演出不知名的電影,劇情發展好像暫時不會引人落淚。

盯著那乾乾的電影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有幾分鐘,也許根本已經換了另一部電影也說不定,我聽見他正從房間走出來。他站在門邊,用他柔軟的聲音叫我的名字,聽來像已經醒來好一陣子。

「睡不著?」他在我身邊坐下。
『大概算吧。突然醒來,然後就睡不回去了。』我習慣性的推推眼鏡。他拉著我剛放下的右手,不知道想看出什麼的看了一陣,然後什麼也沒說的就那樣握著。或許我應該堅定的收回我的手,可是我沒有。那溫熱多麼誘人,叫我拿什麼來對抗?我所有的,從來就只是冰冷冷的孤獨啊。



《修改於2006.3.20》

::待續::

::遠方 1 2::

2 comments:

克薇 said...

真的狠好看啊peggy
期待搭

Peggy said...

克薇...
謝謝!
(我好感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