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06

Take A Break 4/6~4/7

1. 上週五的早上,我在我零亂的辦公室座位突然決定了:來休假吧。問了我的partner確認他沒有請假的計畫,就把假單寫好了拿給主管簽。
「某某,我下星期四五兩天要請假。」我邊把假單遞給主管,邊以坐在主管對面的S絕對可以聽的很清楚的音量說。
『噢,好。』主管沒有多問一句的簽了名。我請假很少先請示,通常是以這種宣布的方法進行。
我補充說:「我已經跟H講好了。」H就是我的partner,也是我的職務代理人。不過在部門內的重要性,向來都是他大過我,所以我請不請假,只要H ok,主管也沒什麼好不ok的。

2. 總之我今明兩天休假在家,沒什麼特別要作的事(連休五天其實好像很應該出去玩),只擔心體重會偷偷回升。

3. S沒問我為什麼請假,就像他甚至沒有取笑我剪短了的頭髮,他好像用盡一切辦法的不再對我付出任何關心或好奇。他對我大概也有個開關吧,而那電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誰切斷了。

4. 花了大約三小時整理房間。

5. 首先是衣櫃(和堆在椅子上的許多衣服)。洗了兩件可以水洗的毛衣,羽毛背心,一件去年秋天買的外套(它在我潮濕的宿舍衣櫃沾染了過重的潮濕氣味),不久前剛買的牛仔褲。然後把準備送乾洗的冬衣全撈出來堆成沙發上一座小山。椅子上的衣服疊疊好收進衣櫃。

6. 然後是書桌。本來以為會丟掉很多東西,但是決定處分掉的只有一大疊明星剪報:大部分是木村爸爸,其次是內田有紀,還有一些我不想承認我曾感興趣的日本偶像明星。高中時每次段考結束的那個下午,我會偷搭開往台北東區的校車到SOGO,在紀伊國屋書店買當期的Myojo雜誌,順便也會去Tower Records找找SMAP的CD。本來雜誌都是整本好好的保存,積多了實在放不下,就拿起刀片把喜歡的部分裁下來。那疊剪報佔據我書桌底下一方不小的收納空間,多年來也不曾拿起來瀏覽欣賞,所以就處分掉了。書桌右手邊有四個抽屜,每個也都被我塞的滿滿,可是這些非必需品的東西我實在不知道該不該丟?一整個抽屜的照片和底片(明明不是挺愛照相,到底哪來這麼多照片底片)、高中時的作文簿、印刷精美的各種尺寸的筆記本(我從小就喜歡瘋狂購買紙製品),還有信封信紙(當然每個花色只保留一張信紙和一枚信封,但還是佔據半個抽屜),從副刊剪下來我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好好讀過的詩或文章。想了很久還是讓它們留在原處。

7. 接著是放CD和雜物的櫃子。其實這裡面沒什麼好丟的,那些尷尬的雜物譬如說旅行時買多的紀念品、一些或許會再用上的包裝盒之類。其他就是CD和VCD、DVD。剩下的空間應該已經不夠放那些我這一年來新買的堆在宿舍的CD了。

8. 書櫃。這同樣是沒得整。有些不想再看第二遍的書我想拿去賣給二手書店,不過不是今天;大學時那些厚重的原文書當初沒有留給學弟妹實在是大失策。我把幾本帶回來怕要是放假無聊可以消磨時間的書橫著躺在書本跟層架隔板間的空間:對啦,早就沒有可讓書直立著放上層架的的任何餘裕了。

9. 從早上到現在吃了:生菜一盆,巴掌大的法國麵包半個(想再去把剩下的半個吃掉了),荷包蛋一枚,葡萄柚一個,咖啡兩杯,優酪乳一杯,牛奶一杯,茶兩杯,水三杯。噢,好餓啦。

2 comments:

catgreen said...

我也想要愜意的休假生活...

Peggy said...

喔呵呵...
偶而也要對自己好一點啊

(其實我是需要一點居家隔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