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8

4 茶水間之前

我一直沒有告訴C,在茶水間之前我就已經見過她。

在新公司和C重逢固然有些意外,卻總免不了令我聯想到緣分一類的事情,暗自欣喜。當C留宿我住處的次數增加到一週兩三天,有一晚她突然從埋頭專心讀著的小說仰起臉,堆著熱切的笑容問正在擦頭髮的我:

「你還記不記得在上一間公司,7樓的茶水間、你害一個女生打翻了咖啡?」
『妳該不是要說那個女生是妳吧?』我把毛巾披在頭上,故意反問她。
「是我啊,」她抬抬眼鏡,「你果然記得嘛。」
『因為又不是一天到晚害人家打翻東西啊。』我說完又繼續擦頭髮,從毛巾底下偷偷觀察她的反應。
她笑笑,對我的輕描淡寫沒有提出什麼質疑或不滿,反而還有點「就知道你會這樣四兩撥千斤」的感覺,「我要去看電視。」說著把小說丟在床上。

C有怎麼也看不完的小說。她說她心情大好或不好都會買大量的書,雖然也看文集也喜歡買語言學習書,但「小說是絕對不能斷的一種」。佔據我狹小書櫃的她的書,也累積了十來本了,她看完了會簡單說一下大意和感想,問我要不要看,我隨口說好啊,她就把書擠進我書櫃不必彎腰也不必抬頭就可以輕鬆拿取的層架,塞不下就把我的【賽局高手】、【萬曆十五年】之類的書移到別層去。

客廳裡,C拿著遙控器把頻道轉了一輪,還是停在旅遊生活頻道,我頂著還沒乾的頭髮在她身旁坐下。

『其實我不是找不到人才去跟妳問路的。』我從她手中抓過遙控器,轉到體育台。
「嗄?」她一時跟不上我的話題,臉轉向我這邊。
『茶水間。』我邊把球賽聲音轉小一點邊說。
「記得很清楚嘛你!」她意會過來,用力的拍了我的大腿一下,笑開了。
『我是看見有個女生好像沒睡醒,想去叫她打起精神來好好上班不要偷懶,才…』
這次她的巴掌落在我的左上臂,「你少來!」白了我一眼。
『真的。』不完全是真的。
「你明知道你不需要哄我。幹麻呢?」她邊說邊笑。
球賽進了廣告,我轉回旅遊生活頻道,然後把遙控器放在茶几上。『真的啦,只是想跟妳搭訕而已。』
她瞇著眼看我。像想要看透我的眼睛看進我的大腦那樣。
『真的。』我用手肘推推她。
「不可以這樣。」她語氣裡有一絲絲認真嚴肅。發現我注意到之後,又「我不會相信你的啦!」這麼假裝氣呼呼的說,一邊笑笑的看著我。

我真正第一次見到C,是在上一間公司附近的便利商店。結帳的隊伍裡,C漠然的臉容引起了我的注意,輪到她結帳時她以一種距離拿捏精準、客氣而親切的態度跟店員應對,接過發票找錢和收據,她捧著網路書店的戰利品,健怡可樂和喉糖之類的糖果,像開關給切換了那樣又帶著原本什麼也看不進眼裡、而是穿透了眼前每一件物品凝望著遠方的神情走出自動門。我目送著C的背影,然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掛記著她的樣子,我非常急切的想知道什麼情況下,她會開懷大笑,什麼情況下誰才可以消除那段距離。

:: 待續 ::

::遠方 1 2 3::

2 comments:

XD said...

Peggy,很久沒有給妳留言囉
今天突然想到跑來妳這裡看看
時間過的飛快呢

妳教我blog的小事情還都很清楚
連自己的blog現在都很少寫東西了
很多事情也不是用寫的就可以了

總之
有問題會再問妳唷

然後我也很喜歡妳新的版面

XD (現在不叫克薇了~耶)

ps,寫完留言的字詞驗證好多字母要填唷

Peggy said...

克薇,
來吧來吧, 儘管問吧~~~
很多事情不是用寫的就可以
很多事情是單純的不能寫
不過也有很多事情
是寫了之後會變的清楚起來
要寫啦!!
我就是自言自語也寫
我好怕一停下來
就再也開始不了

我也不喜歡那個字詞驗證
雖然我這裡只有過一次垃圾留言
我還是想把他開著
這樣是不是很討人厭啊??
會不會大家因為這樣所以不留言哪??

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