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1

Untitled 0511

但我們沒有誰留在原地,事實上是我們再也回不去。

You know how when you're listening to music playing from another room? And you're singing along because it's a tune that you really love? When a door closes or a train passes so you can't hear the music anymore, but you sing along anyway... then, no matter how much time passes, when you hear the music again you're still in exact same time with it. That's what it's like.
-- Music From Another Room

Dear Fran,

先說說我和他。「微妙」確實是貼切的形容詞。經過了這麼多年,我終於不再忙於探討我和他的關係。從一開始他就不認為定義有什麼趣味:你用繩子把兩人圈住,若跨不出那圈子就玩完了。這不是嚮往自由、厭惡約束,只是人像水,心思總是流動著的;他比我懂得這些,因為我是弱勢的一方,我會想要抓住浮木,而他很從容。我現在懂了,放下執著之後我也像他一樣從容。 所以要說心酸嘛,似乎許久都稱不上了。我和他已經可以從同一個水平看這關係,用雙子和雙魚所擁有的雙倍自命不凡,大方的並肩往死胡同邁進。

情感上的脆弱,妳總是不太掛在嘴上, 從小就是。妳樂於和我們分享的大都是妳的逞兇鬥狠。我這麼一個無聊的乖乖牌,為什麼非要跟妳這個流氓交朋友不可?這麼多年我第一次發現我們的共通點:一般的情況下很可以被歸於戀舊的傻蛋一類,但如果我們要的話, 斬亂麻的刀比誰都快狠準。

我倒覺得我們還是定定的站在原地。只是身旁的風景從不停止流逝:那晚的歌聲,牛肉餡餅的香氣,誰的手心的溫熱,一個撲了空的擁抱,某人的側臉或是淚水的鹹度…,除了自己的腳印,我們什麼都難留住也無須留住。因為妳必定會再給哪兒傳來的樂音吸引,一次又一次,誰也說不準那快刀是否真得用上個無數次。而割捨不得的,妳知道妳心裡始終有個柔軟的角落,可供妳收藏複製品,經過妳反覆玩賞,絕對比真品要來得有價值的多。

Yours, Peggy

2 comments:

法藍 said...

複製品對我而言
確實是因為距離而顯美麗
而且安全許多

Peggy said...

我常會犯的一個毛病
就是美化記憶

所以說我的複製品總是比真品更令我愛不釋手

思念著的時候那個人總是比人世間所有的美好全加起來還要美好
見到的時候就會想怎麼穿著這身衣服就來了那惱人的小毛病怎麼還是跟著他難道就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