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6

Just Jotting 0626

星期一來上班莫名的心情不佳,真的是煩悶異常。想不出甚麼別的方法,下班獨自喝點小酒吧?這麼決定了之後又因為午餐菜色太差,生著悶氣誰也沒理,回宿舍吃泡麵。下班買了可樂,從櫃子裡拿出Jack Daniel's,沒有任何比例概念隨便把兩種深色液體混了一起,想起Fran說美國人的威士忌當然難喝啊,嚐了嚐果然還是那個我每喝一口就要打個颤的味道。他走了以後我從來不喝的Tennessee Tea。但是偏偏我週末連著兩天都夢見他。

我把杯裡還有大半的飲料倒進馬桶,就沾了那麼一口也覺渾身發熱,鑽進被窩裡先睡一會吧,早上我說心情不好,msn視窗傳來是不是沒睡飽?的問候。或許睡著了的自己比較容易被安撫。

醒過來是半夜兩點。然後是早晨六點半。

今天一早本來想說,因為睡足了所以不再悶了,但那頭只怪我昨天中午為什麼不理人,然後是翻舊帳時間,被局外人翻舊帳這還真是頭一遭,而且誰想到竟然這麼乾脆的站在我對面邊。

妳是主管,要有氣度。

......?看來都是,都是我的不對哪。我受夠了。

心裡不快,但我沒能向誰說。默默的撐到下班時間,事情絆著不能準時走,給問了要不要幫帶晚餐?就順勢說好。

買滷味,妳吃甚麼?
四季豆跟豆皮,很大那種,不知道那一家有沒有先切一半,我只要一半就好。

是這種嘛?
不是......
另一種......
嗯,炸得很胖那種。
比較乾的那種。
(沒關係下次就知道了。)
對了,拿日劇還妳。等我一下喔。

然後一邊看[這個]一邊吃了滷味和葡萄柚一顆。停不下來的看到了第三集的前四分之一。

本來想寫遊記的,但是一時之間覺得很凌亂,就先放棄了。只是這次不會按日寫,怕流水帳寫起來只會被看的人覺得很難玩吧,哈哈。

2 comments:

fran said...

早說過難喝啦
還有另一個牌子更甜,甜到像感冒糖漿
叫金賓
我必須承認我很懷念以前想喝就喝的時光
唉,真討厭工作
扯到收入就瀟灑不起來了呀

Peggy said...

我也有點莫名懷念想喝就有人陪著喝, 不想喝也陪著別人喝的日子
工作如果不討厭大概就不會是工作了吧...
還有不管甚麼時候我都瀟灑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