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3

Just Jotting 0223

1. 昨天加班到夜裡一點半,今天遲了一小時進辦公室,主管問我「怎麼沒去休息?昨天不是作到很晚嗎?」哈,哈哈哈,他應該開始覺得我認真乖巧了吧。這兩個星期要我變成完全責任制,他蹲在我的座位旁,用非常溫柔的口氣說,作的太晚白天可以不用來上班沒關係。比起加班費,睡飽一點好像確實比較實際,想一想我也就欣然接受。雖然這是非常不合規範的做法。

2. 今天可以準時下班。回宿舍後要洗衣服、寫德文作業、編輯金三順鈴聲。

3. 我說過那次旅行的動機有些心酸。今天是回來後我們第一次提到旅行當時的事,我為我的任性彆扭道歉,但我沒說我正確的接收到了她的報復訊息。不久的將來,我們不會再有理由玩下去,這無目的的迷魂陣遊戲。

4. 她享受著她的勝利,我品嚐著我的失敗:她以為她贏了我,但我不是輸給她,我是輸給我。我說我的任性只能從教訓中忍著痛才能改,然後我會變成一個比原本的那個我稍微好一點的人,然後總有一天會遇到讓我二話不說付出愛情的對象吧?我期待著。

5. 我衷心的企盼我還有那股衝勁啊。

3 comments:

Peggy said...

打算要作的是只洗了衣服

另外就是哭腫了眼...

小明 said...

小亞"

妳會的!有一天妳會的!

小明

Peggy said...

小明,
謝謝...
我要懷抱著這樣的希望
努力讓自己變的更好

小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