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5

而夏天還是那麼短

十月的最後一週我換了位子,從此每天每天我坐在S以前的座位上、用著他以前也用著的電腦,因為這樣好像更常想念他。我接了八月他離開後就空著的缺,但我心裡的缺一點也補不上,反而因為反覆的觸碰、被掏得更空。

今年沒幾個颱風來,夏天草草結束;秋天的定義向來曖昧模糊;而風若是吹起來,小鎮的初冬,真的很冷很冷。

工作很混亂。記得上次在長電話中我說了大話,他說妳以後就知道了啦,「有什麼問題妳就call我,跟我討論啊。」這麼客套又自大的一句話被他說的充滿溫情,要命。

待會我要搭13.06的電聯車回台北,然後去大學畢業以來就令我有點害怕的西門町看三場電影。明天早上一場,下午去整髮。星期五先去看皮膚科,下午又是三場。星期六一場,星期天要先去Cute Guy的喜酒,再跟姊姊妹妹一起看我的最後一場。

感覺好忙碌的假期。

2 comments:

azer said...

can u translate this:
更好确信, 龙是去从我因为如果不是我吃他们活!
tq

Peggy said...

Well, I'm afraid I can't for I don't understand the sentence in Chinese.
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