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3

又是一年過去

第一波的夜班在星期天終於結束,第二波加班即將展開,噢,七月一定要放大假。

計畫的逃開沒有得到什麼效果,甚至更糟。上週五足球賽開踢,而那天恰巧就是我生日(原本在旁邊的倒數只是在數這個而已,我才沒有這麼喜歡看足球)。下午還在睡卻被電話吵醒,切了蛋糕,想著一些不該想的事,許了願但是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希不希望它實現。

星期六哭的要死,壓力太大,想打電話給誰,想有個誰可以依賴,但終究還是自己硬撐。吐光了晚餐腫著眼睛就又去上班了。

一整個星期都在奇怪的時間裡醒著,恢復正常上班兩天,我要想起今天星期幾大概還得花上半分鐘。晚上睡覺倒是沒什麼障礙,應該說我已經累到不管什麼時候只要能睡、都會毫不猶豫的睡著。身子累,心裡苦,真的是折磨到極限了。

不過只要還能寫的出這些,就表示還過的去。所以不用太擔心,我會好的。

But not today.

3 comments:

catgreen said...

能說的出來的表示已經「過」了
都不需要擔心
關心的是說不出來的部分

小亞 加油

Peggy said...

小明,
說不出的部分果然
還是隱隱傷疼

我會加油

一定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ggy said...

結果
7月我的partner要請婚假
(淚)

Slow Dance緯來要播出了
有空的人請記得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