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28

健怡可樂

從家裡帶了兩個威士忌杯來,不管喝什麼,只要不是熱的,我都倒進那拿在手上感覺份量十足的水晶玻璃杯裡喝。

今天是健怡可樂。

大學時代獨居的兩年裡,我的冰箱裡總是常備波蜜果菜汁和健怡可樂:不想喝白開水的時候就喝波蜜,想要感覺放縱享受的時候就喝健怡。我常去加熱滷味的攤子買四季豆、豆皮、粉絲,坐在床緣就著IKEA的摺疊桌,邊吃邊聽ICRT(那是我房間唯一收聽得到的流行音樂電台,一直確實擁有一台電視卻不想接第四台的我當然沒有電視可看),配健怡可樂。

工作之後也是。搬進這豪華單人套房之前我住的是跟一般大學宿舍差不多的四人房,但是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有我一個。想要開心一點的晚上就買一罐健怡、一包Lay’s,重看我庫存的那些萬年日劇。Oh, what a night!

不過最近除了去麥當勞,倒是很少想到健怡可樂。

晚上和Melody騎著她的Vino在鎮上繞了一圈,決定吃鍋燒意麵。我記得以前大學附近也有一家,但是我好像只吃過那麼一兩次。

「妳還喜歡野獸派嗎?」一坐下來她沒頭沒腦的問了我這一句。野獸派是我跟她之間給Bee Man取的代號。
『還喜歡嗎…嗯,怎麼說,現在會覺得沒有就算了但有也可以,這樣。』我想了一下說。

這樣算還喜歡嗎?

自從認識他以來,一變得脆弱我就只會找他。可能是因為他曾毫不保留的在我面前哭過,那種安穩的親暱感不是任何別人能給的。不管相隔多久沒有聯絡,若是我感冒了他只要聽我一聲喂,就會開口罵我了。他討厭我感冒,比討厭我喜歡他更更更、更討厭。

「還不錯吃耶。」除了油炸物,Melody也喜歡吃各種有熱湯的食品。
我呼嚕呼嚕的把麵條吸進嘴巴,然後點頭答道:『嗯!』

上星期五趁著下班前的一陣空閒,撥了電話給他。他接了,但不是放假中。「再打給妳」,他說。我以為他是說,他放假會打給我,結果當天晚上他睡覺前就打來了。或許是有點擔心?擔心我的任性無處可去。

「妳沒事吧?」他那令我感到無比溫暖的聲音說。
『嗯,只是有點小鬱卒。』但是其實已經散去一半了。
「鬱卒啊,我也是啊。」他用這句來代替安慰。本來嘛,哪有人心情鬱卒還跟當兵中的人抱怨的啊?
『我想也是。欸,你放心啦我沒事。』
「好。那…就這樣囉,掰。」
『嗯、掰。』

吃完麵,在7-11的飲料櫃前面,我突然好想喝。

健怡可樂。黑色糖漿般的液體,爭相浮上水面的氣泡,在舌尖留下的、人工甘味的甜。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2 comments:

ccool said...

真是個悠悠的情節
野獸派 你也要記得過的好喔
(怪也 我跟你們裝啥熟!?)

Peggy said...

ccool,
哈!
沒關係, 野獸派他也是個愛跟人裝熟的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