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5

好久不見


我拿起電話,通訊錄捲到他的名字,按下發話鍵。

「妳好。」他的口氣像一直在等我打給他。
『放假?』
「當然,不然這種時間怎麼接電話。我今天還在想要打給妳耶。」
『少來,這種話留著去跟別人講。』我已經免疫了啦。
「是真的。」或許是真的。
『啐。』但又怎樣?還不是沒打!
「下班了嗎?」我瞄一眼時鐘。
『下班了。』已經超過5:30了。
「晚上有事嗎?」唉。
『沒事啊。』我是不是應該說有事?
「我好久沒逛街了耶。」他要找我出去是絕不會自己說的。
『去逛啊。』他這點為什麼硬是沒變呢?
「一個人好孤單喔?」真該死。
『那,又怎樣?』我要撐到最後。
「欸,妳有沒有什麼進展?最近。」竟然轉移話題。
『沒有啊,能有什麼進展?』我是不是該說…,算了。
短暫沉默。
『那,晚上要不要去新竹?』我認輸。
「好啊,妳現在在?」他聽起來很愉快。

於是我們就在新竹火車站碰面,簡單吃了晚餐,然後去SOGO。明明是很久不見,但誰也沒說好久不見。是不是我總是掛記著他,所以可以輕易的把現在和過去銜接?那麼他呢?該不會只是不忍心說「妳怎麼變這麼胖」吧?

電扶梯上他的手機響了。是部隊打來的,然後接下來的一小時裡,我跟他交談的時間不超過15分鐘:其他時間他都在講電話。他很生氣,說我好不容易放個假,為什麼什麼事都要問我?明明交接好的事情,為什麼對方就是搞不定?為什麼非當什麼兵不可???

「那不一樣!妳可以辭職,我不能想退伍就退伍啊!」
『既然是這樣你就得接受啊。不要把自己搞的那麼毛躁嘛,你這樣生氣也沒有好處。』如果我不能想辭職就辭職我心裡一定比較輕鬆。

放假的愉快情緒顯然已經完全蒸發,他說要回家了,兩人便往車站走。他繼續一直在講電話,對象包括智商顯然不太高的某役男甲、聽他髒話連篇的抱怨的某無辜役男乙、出了某些狀況去住院間接造成這場風波的某役男丙、叫他回去後皮要繃緊一點的排長、好像不太能幫上忙的排副。

買好車票、走到月台、我的自強號進站,他一邊講電話一邊用「妳搭這班?」的眼神看我,我點頭,他繼續一邊講電話一邊用「掰啦」的眼神看我,我舉手示意。要是以前我會認真的跟他生氣,但現在我們好像都更可以了解對方的難處。希望他知道我並不生氣,而且還有點心疼,心疼他像個脆弱又長不大的小孩,不能接受他的靈巧不足以應付這世上的所有狀況,變得好愛發脾氣。他最痛恨我說當兵是成為男人的必經之路,當然我不是百分之百真心的這樣認為,那其實只是一個說法:雖然你避免不了,你還是可以選擇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接受。他對這一切生氣的拒絕去理解,或假裝他不能理解,於是不放假痛苦,放假也一點不開心。

車很空。我選了靠近對面月台的窗邊座位,他的自強號也進站了。才正想著不知道他會不會隔著兩層窗跟我揮個手之類的,我的車便開動了。那前進的速度相當詭異,讓我分不清到底留在原地的是我、還是將往反方向離開的另一班列車。

7 comments:

法藍 said...

我想我懂那是怎樣的會梗在胸口的情緒

這一篇很棒,關於那種微妙的心酸,我全部都想起來了

Peggy said...

謝啦...

我想妳很清楚我
關於這個人的事情不是那麼膚淺的
有時候覺得好在有這麼一個妳也認同
不然我會非常懷疑自己!!

不過讓妳想起來了的
會不會是妳其實一直想忘記的?

牛小崑 said...

曾經....當兵時的無奈....
曾經....在那種封閉情境下....不斷僵化的思維....
曾經....看著某人離去....滿滿的不捨....
回首....只是枉然....

Peggy said...

你好...

一個同事跟我說過 他當兵期間(在東引喔)很怕女朋友跑掉
是否曾經真的有跑掉的跡象發生我忘了
總之他苦苦哀求女友不要拋棄他
畢竟他是在東引保護你們這些老百姓啊!!
如果女朋友因此跑了的話難道有國家賠償嗎??
一直到他退伍他女朋友果然還是他女朋友
但是... 他卻提出分手~~~沒有原因的!!
(一定是腦袋僵化發瘋了吧??? 哈)

嗯 我在說什麼呢?

兵役制度確實很值得改善
(不過外面真的沒有比裡面好太多...)

said...

當兵,是國家合理化逼瘋一個男人的過程。當兵,不會令男人成熟,而是令男人對很多事都心灰意冷,然後開始用利益去衡量事情。

兵役制度,哼!笑話。

Peggy said...

嗯...

我倒覺得當兵提供了男人藉口

讓男人可以說"妳懂什麼???"
可以說"妳是不可能會了解的~~~!!!"

嗯, 某種角度來說也算是一種補償
讓他們有機會報復在提到生理期啊生小孩之類的話題所遭到的瞧不起或排擠

除此之外... 那不是笑話 是狗屁!

Cheers!

破裂的人偶 said...

當兵是蠻可憐的啦,就多體諒一些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夠拿當兵當藉口
就互相體諒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