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4

瘋狂的夢沒有了你還有什麼用?


「對過發票了嗎?」經過短暫的沉默,我開口,邊說邊把從便利商店帶回來的中獎號碼單遞給他。

我特地拿了兩張。

『Thank you,』他接下,『我每次都把發票揉成一團亂丟,然後我哥會一張張把它攤平收好。』他撇嘴笑笑,或許也稍微瞇著眼吧。就是,他專門的那種笑法。

當時我沒有「以後就讓我來幫你收集發票吧」的想法,一絲絲都沒有。我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在他說著這類瑣事時的氛圍裡的愉悅自在。

今年的颱風來時,應該會想他吧,應該、會比現在更強烈的思念吧。

3 comments:

Anne said...

被吃掉一則留言
不太記得說了什麼

不過
加油~~

glenn said...

從baggywalking遊過來瞧瞧。

從高中開始,我就有對發票習慣,原因無他,幾乎每次都會中個小錢,看場電影差不多呢。對發票的過程蠻愉快的,不用怨嘆差一號,希望也許就在下一張。

Peggy said...

Anne,
謝謝...
我會加油

glenn,
你很有哲理的在對著發票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