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10

Just Jotting 0510

嘿,我回來了。

我去了哪裡?其實哪裡也沒去。每天照樣上下班(拜五月開始每天的早會之賜變得忙碌非常),回到宿舍就聊天直到上床睡覺,連小說都沒有看。也沒有喝酒也沒有哭囉。

生活中的感動啊感觸啊,都躲起來了。有點像節食一陣子身體的那種防禦機制,熱量消耗得也慢了,為了常保心情平靜無波,為了不要再因為誰的一個表情就high半天或down整晚,就連看【未婚妻的漫長等待】都沒有哭的衝動。

面對著空白的文件一,任游標閃動不停也想不出什麼好說。

偶而心情也還是不好。譬如說有一天他穿的很好看,是我喜歡的咖啡色(為什麼?咖啡色穿他身上就很好看,而且,這輩子第一次見到他時他也穿著咖啡色),可是居然兩個人都穿著Birkenstock來上班,而且而且,她的那雙還是他送的生日禮物哩。譬如說有一天收到的簡訊發信人居然不是中華電信也不是Esprit,而是Bee Man。譬如說有人問了我喜不喜歡他之後又裝作自己沒問過(還好我也沒有回答)。

不過忙碌還是這陣子的唯一註解。

週五開會我居然得作兩個簡報,真是見鬼了,然後趕在今天之前出了兩份報告,然後這個要量那個要追還有什麼什麼要聯繫,瘋了瘋了,真的。

瘋到我今天丟了一句「如果我說想念你,是不是會被取笑」後匆匆下班。如果他問我會不會吃醋的時候我說會,會有另一種結局嗎,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想,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去想。不是說我後悔了,只是我啊,終究還是不適合吧。扯到感情我從來都是被撒嬌的那一個,所以耍心機這種事還是留給別人吧。就要27歲了耶,還為了討好誰而改變自己就太傻啦。

2 comments:

Anne said...

很忙的時候,
就是要做一些瘋狂的事來調劑身心啊,

這種時候特別容易原諒”沒有深思熟慮”的自己。

Peggy said...

和他有關的事情我好像總是很難深思熟慮啊

哎喲